海坦经典会所·古玩古董收藏BLOG(H·T Classical Club)

海坦古玩收藏 中国历代珍品 艺术鉴赏 古董鉴定 haitanart@163.com

« 海坦经典会所收藏展精彩开展(图)清乾隆仿宋哥窑红釉双螭耳六棱瓶一对(图)_海坦经典会所收藏 »

从中国未来发展看文化经济与艺术金融

  从中国未来发展看文化经济与艺术金融  

   近三十年来,由于中国实施了改革开放的国策,经济取得了飞跃的发展,已无可争议地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的走向无疑将对世界经济复苏和未来经济发展产生深刻影响。世界在关注中国崛起的同时,也把目光投向了中国文化,对文化与经济的关联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这也就是我今天要讲的第一个问题:明心。
    所谓明心,就是叩问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是关于世界观与价值观的命题。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传统文化的内涵十分丰富,其表现形式有哲学、伦理、文学等。其流派主要是儒、道、佛三家,由于农耕经济是中国人求生存的基本经济方式,农业文明的早熟和相对的稳定性养成了中国人理性和人文的传人所以在对世界的基本认识和处世态度上,形成了求和谐而主平衡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观念上:
    1. 天人合一。主要强调人与自然的协调以及不可分割的关系,后来更升华为一种人生追求。由此出发,中国人崇尚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关系的和谐、人与心的和谐。“天人合一”作为一种中国人特有的世界观,主张创立一个和谐平衡的世界,即大同世界。
    2. 中庸:中庸思想就其性质而言是一种方法论,讲矛盾的对立统一。如政治上讲“仁”与“礼”的统一,经济上讲“贫”与“富”的统一,伦理上讲“义”与“利”的统一,教育上讲“教”与“学”,“学”与“思”的统一等。所谓统一,就是在矛盾的对立面之间求的一种相对的平衡和协调。对此有一种形象的说法,叫做“执其两端而用其中”。中庸思想反对偏激与极端,主张不偏不倚,恰到好处。太极的图案、中医的原理反映的就是中庸思想,其实西方的议会选举制度也是中庸思想的具体表现。
    此外以“四维”(礼、仪、廉、耻)和八德(仁、义、礼、智、孝、悌、忠、信)为中心的道德价值取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价值取向;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行为价值取向等都对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形成产生重大影响,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石。
    正是基于这种文化和价值判断,所以就引出了今天的第二个问题:问势——对工业经济的反思。
    1860年从英国开始的工业革命改变了人类只能从地球表面与浅层获取自然资源的历史。在科学技术和金融资本的帮助下,生产力水平空前提高,短短的一百余年所积累和创造的物质财富远远超过了人类以往历史的总和,极大地满足了人对物质占有的欲望。透过这表面繁荣的背后,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人类的贪婪已被无限放大,把自己作为了地球的主宰,而非地球大家庭中的一员,生态链中的一环。一味向地球索取,全然不顾地球的感受,以科技和金融为武器全力在地球上砍、挖、钻,把亿万年所蕴育的有限的自然资源消耗殆尽,对自然的破坏已到了疯狂的程度,资源枯竭、环境恶化,(土地沙化与板结,空气和地下水的污染比比皆是)已造成了人与自然的根本对立。人类发展的可持续性与资源禀赋的可承载性之间的矛盾已不可调和,因此我们应该反思这种不断的、大量的、以消耗自然资源为发展动力的增长模式。人类文明进程必然要经历和调整三大关系,即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人讲求平等与自由,人与社会体现的是公平与秩序,那么人与自然应该是和谐与共生。这是关乎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三大关系,反观工业经济模式,严重破坏了人与自然的和谐,表现的太“唯物”,太“以人为本”,也太不“地道”。如果不加改变而任其发展,必将把人类带向万劫不复。
    以西方为代表的一分为二的方法论推动了自然科学和工业经济的快速发展,但解决不了人与自然的矛盾。而中国合二为一的哲学思想恰恰能为当今世界提供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和发展模式。既然我们知道工业经济是不可持续的模式,那么什么样的经济形态将对它取而代之呢?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第三个问题:求道——对文化经济的展望。
    什么是文化经济?文化经济就是与文化相关联的经济形态的统称,是指文化经济化与经济文化化且互为转化的一种经济现象和客观规律。一切经济活动无不包含着文化,同时文化也对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进行渗透。文化与经济的日益融合已成为当下时代的显著特征。当爱好成为文化时代的市场动力,思想成为文化生产的不竭资源。梦想成为文化产品的鲜活内容,预示着文化经济时代的来临。它是继劳动对象化之后进而生活对象化的伟大实践,是从简单使用价值的开发到双向满足人类物质和精神需求二元价值容介态的积极探索;是从狭义虚拟经济学到广义虚拟经济的历史性突破。文化经济的出现将使沉睡多年的文化矿产得以转化成源源不断的受人民欢迎的新商品,而成为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新能源。文化经济是以文化资源为动力,以满足人的物质与精神双重需求为目的,可以降低消耗、提升价值,并能循环使用,是典型的低碳经济,循环经济和人本经济。在工业经济奠定的物质基础上发展文化经济是历史的必然,是对工业经济的提升与修正。
    中国提出文化立国战略,既是对资源瓶颈和环境危机的深刻认识,也是中国摒弃跟跑战略,进而领跑世界经济的重要举措。新中国成立63年来,大概分为三个阶段,前三十年向苏联学计划经济,使得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后三十年向西方学市场经济,每年平均以两位数的速度高速发展,被称为中国奇迹!其实这只是一个跟跑的过程,如今昔日领跑的西方国家在遭遇金融危机后先后跌倒,中国事实上已站在了领跑的位置,领跑者就必须告诉世界:中国经济将向何处去!依托深厚的文化底蕴,听从人类内心真实的呼唤,遵循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放弃粗暴的资源消耗模式,走文化经济强国之路,是中国根据自身优势资源选择发展道路的明智之举,是对中国威胁论的正面回答。
    要发展文化经济就要遵循其内在的发展规律,并做出正确的路径选择。这就是我今天要谈的第四个问题:优术。
    文化经济时代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文化成为了一种财富标志。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比的就是谁能找到相关优势资源并把它转化为现实购买力的能力。一个国家可以卖的东西越多或者已经资本化或者能够资本化的资源越多,就代表它未来的现金流会越多和未来的财富越多,这个国家就是有未来竞争力的国家。反过来说,现在的钱越多,如果找不到未来可以资本化的资源与之相匹配,钱就买不到相应的商品,就自然贬值。对中国而言,我们现在的钱很多(3万亿外汇储备),未来能消耗的自然资源明显不足,如果找不到其他的优质资源来替代,30年的财富积累将化为乌有。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我们有没有独特的优秀资源呢?答案是肯定的,文化资源当然是首选。但要把文化这种轻资产的特殊资源转化成大众认可的资产和资本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资本并不是积累下来的资产,而是蕴含在资产或资源中能够开展新的生产的潜能。要使资源或资产成为资本,必须有一个转化的过程,即创造一合适的所有权机制,使资源的潜能发挥出来并被加工成实实在在的东西,便于人们清楚的认识、掌握和使用,文化恰恰就属于这种资源。尽管其表现形式千奇百怪,但隐藏在其中核心价值就是版权,经过授权的文化要素是可以和任何产业、产品相嫁接而形成千姿百态的新商品,从而体现与实现文化的价值。向世界提供尽可能多的文化商品和文化服务,才是传播中国文化最有效的途径。以文化文固然重要,文而化之方为正途。找到好文,促其转化,化文为产,化文为需,采文之长,化成天下,才是发展文化经济的精髓。秘鲁经济学家索托在《资本的秘密》一书中指出:新资本的诞生需要一种制度安排和体制创新。我们国家正在进行的文化体制改革和中国首创的文化产权交易模式就是依照制度经济学原理而做的制度性安排。
    文化资源具有:数量大、主体广、权利多、资产轻、交易散、定价难、流动差等特点。而要改变这一状态就需要一个特定的流转平台,让优质的文化资源,大量的社会资金和相关专业人才在此聚集,在流通中发现价值。在流通中提升价值,在流通种实现价值,从而裂变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能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化产权交易平台就是文化经济的孵化器和加速器。而制度经济学就是新资本诞生的助产士。
    文化产权交易平台不是一个孤立的平台,它是一个系统建设。需要有政策法规的支持,产权制度的保障,金融工具的导入,科学技术的应用,中介服务的完善和市场主体的培育,从而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生态链。唯如此才能加速文化要素跨地域、跨领域、跨所有制的快速流通。才能引入大众投资,促进文化消费,让国民在分享文化的同时也分享文化增值所带来的好处。才能使文化经济登堂入室真正成为支柱性的主流经济。
    文以载道,艺以弘德。文化经济的根本目的是让人过上有尊严、有品味、可持续的幸福生活。因此我最后一个题目是:弘德——艺术与金融结合的中国实践。
    艺术品承载着精神文化传承和资产保值的双重属性。2010年我国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额(主要是拍卖市场的公开数据)达到1694亿元,年增长41%,如果机构投资者和富豪阶层拿出5%-10%的资产购置艺术品,则意味着2020年中国会有16万亿到32万亿元的艺术资产潜在需求。伴随着房地产市场的萎缩和股市的不景气,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涌入艺术品市场。到去年末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品集散地。作为百业之首的金融,始终在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未来经济的走向,寻找着优质的资源类资产,并期待在一次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价值释放中找到自己的位置。金融对产业的推动和市场的放大功能是有目共睹的,金融与农业的结合带来了农业的机械化;与工业的结合催生了工业革命;与流通的结合推动了全球经济一体化;与信息的结合,导致了信息革命;与艺术的结合必将推动文化经济的进程。
    在中国,金融与艺术,一个郎财、一个女貌,虽然秋波频送,却只能隔河相望。主要原因有三:一是艺术品产权登记制度尚未建立;二是艺术品的鉴定评估体系有待完善;三是艺术品的退出机制单一且狭窄。因此极大地限制了艺术与金融的联姻。尽管条件不够成熟,但顶不住诱惑而与艺术私奔的金融机构却越来越多。主要有以下四种形式:
    1. 艺术品融资:主要指用艺术品直接向银行抵押贷款,各地都有试水,但由于没有可依据的标准,只能是个案操作,很难大范围推广。
    2. 艺术品信托:是艺术品资产通过信托转化为金融资产的一种方式。2009年由国投信托首推“盛世宝藏1号保利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而拉开大幕。目前发展势头良好,增速极快。在结构设计上,主要分为分层型、固定型、浮动型。
    3. 艺术基金:分为二大类。一类是银行与信托共同发行的理财产品。以民生银行2007年发行的民生1号为代表,银行、信托、投资顾问共同参与运作和监督。门槛不高一般是100-200万元。风险可控,收益率也未必高。另一类是收益率相对高,风险也大的私募基金,门槛较高,一般是500-1000万。艺术基金是一种极为成熟的金融工具,也符合文化项目自身的特性,将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未来的市场主体,前景看好。
    4. 份额化:这是中国独创的艺术品证劵化模式。我是最早提出这个概念的人之一。其原理是将艺术品的未来收益权拆分,按份额进行交易,强调“拆则细、细则流、流则通、通则活、活则大”的运作思路。由深圳文交所推出《杨培江资产包》而首开先河,设计者是叶强先生。但把份额化模式与大众化相结合的是天津文交所。其参与之踊跃、行情之火爆令人目瞪口呆。(详细情况待会叶强先生会做分析和介绍)这种交易模式由于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支撑、中介服务的配套以及市场主体的跟进,加之模式本身上的缺陷,目前正处于整改之中,但我对艺术品证券化的未来充满信心。
    文化者:文而化之,化而文之,文物化成,方称文化;经济者:经而济之,济而经之,经世济民,乃为经济。文化经济是一场革命,不改革体制就不会有出路;不创新制度就不会有奇迹;不触及产权就不会有深度;不拥抱市场就不会有活力;不惠及民生就不会有动力。文化经济是中国的主场,文化经济是世界的希望!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http://www.htjdhs.com/news/511.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mments

Previous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Copyright@2012 海坦经典会所. All Rights Reserved.